从保密走向开放的瑞士银行

银行客户保密的最后一根稻草——瑞士银行,在时代的巨轮下,以及网络流通与开放,资讯渐趋走向透明与无界限的巨浪逼迫下,只能选择妥协的瑞士银行,终于从保密向开放。银行保密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在本世纪宣告终结。

瑞士银行-001

瑞士银行-002

瑞士最初有8家大银行,经过多次合并重组,特别是1993年和1997年两次重量级的“联姻”,大银行仅存瑞士联合银行(英文简称UBS)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Suisse)两家。这两家资产负债总额已占了整个瑞士银行业的62%,雇员数占银行雇员总数的52.7%,包揽了瑞士40%以上的国内信贷业务及近40%的地产抵押业务。图为1863年,瑞士联合银行的前身。

(图片来源 wikipedia)

3瑞士银行-003

16世纪,由于受到基督教加尔文教派的迫害,新教徒带着大量金钱陆续从法国和意大利逃到日内瓦,随之诞生了最早的瑞士银行家。为了保护这些新教徒,避免泄露他们的情况,银行家们建立起了一种行业内非正式的基础保密制度。1713年,日内瓦议会制订了一项规定,即银行人员应登记客户信息,但未经市议会批准,不得泄露给储户本人以外的任何第三方。这成为瑞士银行保密法最早的雏形。图为1920年,瑞士联合银行在巴塞尔的办公室。

(图片来源 wikipedia)

瑞士银行-004

瑞士信贷集团(CreditSuisse)成立于1856年,总部设在瑞士苏黎世,是全球第五大财团,瑞士第二大银行(仅次于长期竞争对手瑞士联合银行UBS)。图为2013年7月25日,位于苏黎世的瑞士信贷集团总部。画面左侧,即为瑞士联合银行。

瑞士银行-005

上世纪30年代,纳粹在德国掌权后,制定了系统迫害犹太人的计划,欧洲犹太人意识到大祸临头,开始将财产向中立国瑞士转移。但纳粹又强迫德国公民把存在瑞士银行的钱转回了德国国家银行。为避免这类存款流失事件再度发生,瑞士在1934年制定了西方第一部银行法——《银行保密法》。图为USB总部。

(TIMOTHY A CLARY/AFP)

瑞士银行-006

二战期间,由于瑞士特殊的中立国地位,使之成为纳粹德国和其他国家进行黄金交易的主要地点,各国纷纷向瑞士央行买卖黄金,以换取硬通货瑞士法郎。据称,当时纳粹德国的帝国银行90%的黄金交易就是通过瑞士央行进行的。图为二战时期的瑞士银行。
(Fox Photos/Getty Images)

瑞士银行-007

2014年5月6日,瑞士在经合组织年度部长会议上签署了《税务事项信息自动交换宣言》,承诺执行信息自动交换全球新标准。这意味着瑞士在有近百年历史的银行保密传统方面做出妥协,承诺在该标准下提交与税务相关的外国客户账户信息。图为1967年,瑞士联合银行的员工在聚会上举着手表。
(Daily Herald Archive/Getty Images)

瑞士银行-008

瑞士各银行为加强保密,普遍采用了密码账户、化名代号等管理方式。储户只在第一次存款时写真实姓名,之后便把户头编上代码。图为1981年,瑞士信贷银行里存储的铂金。
(JOE MARQUETTE/AP)

瑞士银行-009

有报道称,从1933到1945年的纳粹时期,瑞士银行有700万新开账户,其中大约6万个是犹太人开的,可是后来瑞银方面却有系统地掩盖并毁掉了大量记录,估计有300万账户遭殃。1998年,瑞士联合银行集团及瑞士信贷集团与国际犹太人组织达成协议,由瑞士众银行出资12.5亿美元建立一个基金,用于赔付已经死去的犹太人存款账户户主的亲属和后裔。图为1997年3月15日,死去犹太人的后裔在国会山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旁边。
(JOE MARQUETTE/AP)

瑞士银行-010

索赔行动以旅居美国为主的全球犹太裔人士联合发起,除了有犹太群体组织负责向三大银行提出控拆外,还有华盛顿两名律师受理一件代表五名犹太人集体索赔案,指控瑞士中央银行战时为纳粹政权掠夺而来的黄金提供保管、储存、及买卖服务,请求纽约地方法院设法调查瑞士央行1939至1950年之间的金融交易行为,并要求退还犹太当事人所有的损失。图为1997年1月12日,犹太群体组织公布掌握的证据。
(KATHY WILLENS/AP)

瑞士银行-011

由于严谨的保密制度,瑞士不但是全球离岸金融中心,还是外国人的“避税天堂”。菲律宾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1965年底就任,在20余年的当政期间获取了巨额非法财富。1986被追查到在瑞士一些银行有6亿美元存款,直到2003年菲最高法院才作出最终判决,裁定归政府所有。不仅马科斯,伊朗的巴拉维、巴拿马的诺伊利卡、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甚至恐怖嫌疑分子都是瑞士银行的常客。图为1997年9月26日,起诉马科斯的律师(右一)在与他的代表律师电话谈判。
(BULLIT MARQUEZ/AP)

瑞士银行-012

马科斯丑闻案使瑞士银行陷入窘境,瑞士政府开始要求各银行在需要配合进行司法调查时应提供相应的信息,并禁止银行为非法钱财提供任何“掩护”。图为1997年3月18日,苏黎世银行职员在查看保险箱。

(MARTIN RUETSCHI/AP)

瑞士银行-013

2008年2月27日,瑞银股东特别大会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瑞银集团宣布同期净亏损125亿瑞士法郎(约合114亿美元),成为全球银行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 这场一直持续到2009年席卷欧美的财政危机加剧了各国税务部门和“避税天堂”之间的矛盾。
(Alessandro Della Bella/AP)

瑞士银行-014

2009年12月16日,美国司法部表示,瑞士信贷集团承认大规模金融不端行为,非法电汇转移与美国制裁有关的国家和个人的数亿美元。而美国总检察长Eric Holder在新闻发布中声称:他确认这家瑞士银行与州联邦机构签署了5.36亿美元的缓起诉协议。在此之前的2008年,瑞银集团因协助美国客户向美税务机构隐瞒收入,也遭美方起诉,最终被迫支付了7.8亿美元罚金,并向美国提供了4450名美国客户信息,才得以免于被起诉。
(Bebeto Matthews/AP)

瑞士银行-015

韦格林银行成立于1741年,是瑞士最古老的银行。2012年2月,美国司法部指控这家银行涉嫌帮助美国公民逃避缴纳12亿美元资产的税款,并对其提起诉讼。2013年1月3日在纽约一家法院举行的听证会上,韦格林银行承认指控并为此向美国当局支付5780万美元的赔偿,随后,韦格林银行设在瑞士圣加伦的总部发布声明,宣布关闭。右上:韦格林银行外景。右下;韦格林银行地下室。左上:韦格林银行大厅。左下:韦格林银行股东。
(东方IC)

瑞士银行-016

2011年1月17日,伦敦,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和瑞士宝盛银行前银行家鲁道夫·埃尔默召开新闻发布会。埃尔默表示,他将向维基解密网站提供若干客户资料文件,其中包括了诸多知名商界领袖和国会议员利用银行机密逃税的一手材料。

(CFP)

瑞士银行-017

2011年8月10日,瑞士和德国两国政府在瑞士苏黎世签署双边协议,规定由瑞士银行向德国税务当局支付20亿瑞郎(约合170亿元人民币),以此来了结两国持续一年多的税务纠纷。在美欧多年的施压,以及英属群岛、卢森堡、奥地利等“避税天堂”纷纷作出改变的背景之下,瑞士逐渐接受保密制坚不可摧的时代将渐行渐远的事实。
(CFP)

瑞士银行-018

2011年9月22日,英国伦敦,瑞士银行“魔鬼交易员”Kweku Adoboli出庭。他被指进行非法交易使瑞士银行损失了15亿英镑。最终Adoboli因两起欺诈行为被判入狱7年,这是英国历史上最大的欺诈交易行为,直接导致瑞士银行2011年亏损,前CEO离职。
(Oli Scarff/Getty Images)

瑞士银行-019

真正意义上的突破是美国2010年通过的《海外账户纳税法案》(FATCA),其中详细规定了打击避税的跨国合作方案,法案要求境外金融机构自动向美国汇报资产在5万美金以上的美国公民信息,不配合的金融机构将面临被踢出美国金融市场的惩罚。2013年2月14日,美国财政部宣布,美国与瑞士已达成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瑞士金融机构将披露美国账户持有人的更多信息,以帮助打击离岸逃税。图为瑞士财务部长Michael Ambuehl(左)和美国驻瑞大使Donald Sternoff Beyer签署协议。

(Pascal Lauener/Reuters)

瑞士银行-020

2013年1月,瑞士一家银行地下室的出售引起热议,该银行地下室位于瑞士巴塞尔,创建于1912年,地下室中的箱子和储物柜都是用钢和黄铜制成的。
(东方IC)

在巴黎签署的税收信息自动交换宣言的好处在于缩减国家间交换税务信息的成本,避免不同税务信息交换模式之间相互抵牾。另外,它拓展了信息交换的边际,包括账户人基本信息、账户余额、利息、股息、公司的实益拥有权,及其他法律结构(如信托);并规定金融机构需执行对账户持有者的尽职调查。而此前在华盛顿成立的调查小组也是为信息交换做准备。图为2014年2月26日,从左至右为瑞士信贷银行的总法律顾问Romeo Cerutti;首席执行官Brady Dougan;瑞士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公司联席主管Robert Shafir以及Hans-Ulrich Meister宣誓成立调查小组委员会。至此,瑞士结束了数百年来保护银行私人账户隐私的传统,同时也意味着瑞士2.2万亿美元私人账户将完全曝光。
(WIN MCNAMEE/AFP)

中国2013年加入了《多边税收征管互助公约》,2014年也签署了税务信息主动交换宣言,可预见中国税务部门将在信息交换方面展开更多国际合作,逐步采纳国际标准,可能有助于提高税务管理方面的透明度。图为1996年10月11日,瑞士总统帕斯卡尔·德拉米拉(左)和中国银行行长戴相龙签定关于中瑞合资的投资计划。
(GREG BAKER/AP)

[box style="brown"]
index.php
与其说是从保密走向开放,不如说是向压力低头。在这个全球一体化,资讯透明化的趋势压力下,不只是银行业,各个行业,只要一个不小心,几乎就会把事业保密资讯,赤裸裸地摊开在世人的眼前。这个银行业保密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在这股压力下。低头和妥协。
您说是吗?
[/box]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相关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