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非死不可”

【原创】“非死不可”

许多朋友都认为我是一个怪物。

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新的事物,尤其是富有创意的事物。可是,当朋友向我要FaceBook或者Twitter的账号时,我告诉他们:”没有。“

一般上,他们都会用非常惊讶和奇异的眼神瞪着我。以为我在骗他们。

实际上,当年FaceBook刚刚开始时,我马上就注册了一个账号。说实在的,当时注册的人不多。在我周围有账号的人,举手可数。后来,不到几个月,它就像洪水猛兽一样,席卷整个世界(中国除外)。

就在那时,一刹那间,我的所谓FaceBook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从那时开始,我就感觉到有点厌烦了。时不时传来这样的信息:

“你在哪儿?”

“厕所。”

啊!这还像话吗?

所以,从那时起,不到一个月,我就把自己的账号,通过一些手段,把它给屏蔽了——一枪毙命。从此,脱离了FaceBook的”非人“生活。

后来,看到有人把FaceBook通过音译,把它翻译成”非死不可“!

真的,缠上它,你”非死不可“!我有同感。

今天,通过网络,在北京晨报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写的是中国的微信。中国境内,FaceBook和Twitter都沾不上边,在那里,人们用的是和FaceBook和Twitter相似的微信。文中的报道,和我当年遇到的FaceBook境遇是非常相似的。

原来,世界上,和我有同样看法的人,大有人在。

我,应该不是怪物吧?

 

注:把该文附于文后,当作一个备注:

被微信绑架下的生活 大量用户失去兴趣

014-05-07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在哪里

“对我来说,微信的虚拟与真实已经没有界限,我算是深受其害!”北京白领魏康(化名)一年前经朋友介绍开始使用微信。起初,他把微信当做是生活的一剂“调味品”。然而,接下来的几个月,这个“调味品”却变了味。

魏康身边的上司、同事都渐渐用微信取代短信。微信变相加重了自己的工作负担,也拉低了工作效率。“以前需要处理电话、邮件和短信,现在还得加个微信,而且是信息量惊人的微信。”仅一上午,他就需要抽出近一小时来回复、处理微信群和好友信息几十条。

魏康拿出手机展示,十几分钟没刷新,他的几个群就有几百条未读信息。“如果领导在群里说点什么,自己没看见,那就耽误正事了。”

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微信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晚上10点之后,领导还会布置任务,痛说革命家史;即便假日在外,同事也在讨论工作。如果不出声,你就out了。可以说,我已经被微信绑架了。”

于是,“盯防微信”已经成为魏康每天从早到晚的大事。他说,自己的工作时间被拉长,生活乐趣被冲淡。无奈之下,他退出了部分聊天群,但还不得不坚守工作群组。

“朋友圈”还能刷出“存在感”吗

近日,“90后”大学生小李在微信朋友圈留下一句,“我刷的不是朋友圈,而是存在感。但如今,存在感已不再,我也不必再刷,别了,朋友圈。”小李随后删除自己“朋友圈”的剩余内容。

和小李一样,不少用户也渐渐对微信朋友圈失去兴趣。究其原因,用户增多带来的私密性减弱以及内容良莠不齐、有用信息减少等都让用户渐行渐远。在微信“朋友圈”,短短几语却能畅抒胸臆,并可指定“给谁看”“只看谁”,“朋友圈”俨然成了不少用户“说悄悄话”“吐槽”“抱怨”的私密空间。然而,随着微信用户规模几何状增长,现实社交圈已经与虚拟“朋友圈”高度重合。于是,不少用户发现,发什么、不发什么的“顾虑”越来越多。微信用户“lse琳琳”说:“发圈要顾忌朋友、同事、领导的想法感受,与其语带保留地发个虚伪感想,不如就此不发。”

此外,微信“朋友圈”也渐成“广告软文”“心灵鸡汤”“盲目点赞”的聚集地,甚至不法分子也把朋友圈当做“行骗”的新渠道。网友“HX疯爱”说,朋友圈里有卖各种包包、衣服的!都被“刷屏”了。网友“老童在上海”更是具体列举了朋友圈中的大致套路:“大多数是转帖,养生、心灵鸡汤、每日大同小异的三餐、各种姿势的自拍及他们的日常起居、转载的人生感悟、情感抒发,并配着艳丽的图片,晒自拍、晒美食……”

更有甚者,通过“集赞”换旅游、换服务、换产品等噱头来推广盈利。但“集赞”数量达到要求,服务需要兑现时,消费者却屡遭“跳票”。相关专家也强调,朋友圈需要得到监管,否则,如果仅靠“信任”来运行,它很可能成为诈骗孳生的温床。

微信,我还能爱你多久

其实,早在今年二月份,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的“退群宣言”就曾引发关注,掀起“微信遭遇滑铁卢”的讨论。

黄震写道:“微信已绑架了生活,已有微信群和信息量太多,每天无法读完和回复……我准备先退出几百个微信群,尝试在微信上闭关静修两月。刚刚退群手指都按麻了!”

这引得很多人开始思考,微信到底还能走多远?有网友认为,微信进入瓶颈期,需要创新来增强用户黏性;也有网友分析,微信要突破,实在很难,因为这是微信的“结构性矛盾”所决定的。

微信自媒体账号运营者熊锋琦分析,一般而言,用户会选择用自己的唯一一部终端注册一个微信号,往往和手机号高度关联。这就意味着,通过手机号能找到的“你”便是现实生活中人们认识的“你”。这不同于QQ的匿名虚拟属性,也有别于隐身、离线等状态。“说白了,微信很大程度上是实际社交关系的延伸。”

因此,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被要求谈谈工作、说说想法,或者被要求加入一个群组,你都无法拒绝,或羞于搪塞。难怪黄震教授特别指出:“强烈要求微信群邀请入群规则进行修改,拉入前须经本人同意。”显然,熟人群聊之间,恐怕难以做到“情况不妙,撒腿就跑”。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从以前的开心网、人人网到微博的发展历程来看,快速普及、深受欢迎的产品往往也面临着快速衰落的可能。这就要求微信团队不断思考和了解用户需求与体验反馈,并及时调整产品设计、服务,才能提升用户的黏性。

张毅认为,现在还很难断言用户对微信的忠诚度会维持多久。不过,一些细小的调整,如“入群需征询本人意见”等改进,或许会重拾一部分消费者的信心。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请为这篇贴文点赞

平均点赞数: / 5. 点赞数:

到目前为止还没人点赞!请您成为本文第一位点赞者。

冼大葱

大葱,那味道,可能令人讨厌。